疫情下的城市“逆行侠”:送口罩、送顿餐,就像完成使命

受疫情影响,今年春节期间,留守在城市的跑腿小哥变成了许多人的“救星”。平时简单的买菜、送餐、送药、退票等,都因市民宅家防疫不便出门成了难题。各种需求一股脑儿地涌向了各种同城配送等物流平台。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些疫情下的城市“逆行侠”,关键时刻没有掉链子,用没日没夜的配送,回应了一线抗疫人员和市民的一次次求助与召唤。“面对疫情,逆行而上,像完成使命一样,完成配送。”这是他们的共同心声。

在平凡的日子里,这些平凡的人、做的平凡的事儿,或不被你我记住。但在不平凡的战“疫”周期,他们在路上的奔跑,传递了对你我最质朴的关爱和最及时的服务。

天津跑男深夜遇医院送药订单“不接单总觉得心里难受”

UU跑男郅师傅给用户送药途中

“我所租住的地方周围医院比较多,疫情期间早上8点前或晚上12点后,都能碰到送药的订单。如果不接单,我心里会很难受,总想着能帮一点是一点。”说这句话的,是老家河北的UU跑男郅师傅。

春节前,疫情形势日渐严峻。郅师傅决定春节后再把爱人和孩子接来天津,所以春节期间选择不回老家,继续留守天津接单,“不过因疫情防控,到现在还没能把家人接来”。

春节叠加疫情影响,UU跑腿平台上的订单量陡增,但由于部分跑男返乡,又受疫情防控不能及时返工,平均分到每个留在城市的跑男身上的订单就更多了。郅师傅称,每天多则能送15单。

疫情影响的,并不仅仅是配送单量,还让配送的物品有了新变化。“疫情期间,下单购买口罩和消毒液的人比较多,我附近的医院随时会跳出配送药品的订单。偶尔也会有买菜和日用品的订单。”郅师傅称。

医院无疑是抗疫一线场所,许多人避之唯恐不及,但郅师傅不这么想。“大家都有着急的时候,能帮一把就尽量帮一把,毕竟很多送药订单送的都是救命药。”郅师傅称,如果住得远,听不到、碰不着也就罢了,既然看到了,就勤快点,多跑跑。“有人害怕去医院,但我觉得没啥。戴好口罩,随身携带消毒液,做好防护就没啥怕的。”

疫情过后最想干啥?郅师傅停顿了一下告诉记者:“趁年轻多送单、多挣钱,争取能在天津周边买房定居,然后把家人接过来,这样就不用分居两地了。”

“丢下菜刀、换上跑鞋”一长沙厨师每天接单15小时

张师傅称,这段跑在城市的时光是属于他个人的回忆,因此没有给记者发来照片。

“不留全名了,就叫我张师傅或小张吧。下月饭馆复工,我也就该重归岗位了。”电话那端的张师傅不擅言辞,但在防疫最严时期,这位90后厨师“超长待机”接单的故事,呈现出他的善良与担当。

为何放下菜刀,穿上跑鞋?

张师傅最初只为赚钱养家。他是湖南岳阳人,在长沙市一餐馆打工。此前,因饭馆做外卖,他常跟跑男或外卖小哥聊天,已基本了解他们的工作流程。随着春节临近、餐馆停业,在腊月二十九这天,他果断放下菜刀、换上跑鞋,为孩子赚钱去了,如他所言,“这是当爹的人的一种本能”。

受疫情影响,长沙市的餐馆陆续停业、社区封闭,张师傅感知到这是“危险信号”,即刻停跑。此后,他一边紧急叮嘱老家的父母不要出门,一边安排一家人初二、初三回岳阳的行程。但因交通中断,他与妻儿回不去了。

此时,抗疫避险才是人的正常反应,而张师傅却决定“重新开跑”。如他所言,被疫情“急冻”下的城市,“买菜难”“买药难”“送取物难”的问题逐渐凸显。

与爱人多次长聊后,他得到了支持。“我做厨师,我家不缺菜。但吃不上菜的人一定急死了。”

起初,张师傅是“帮买菜”,在超市和下单市民之间奔波。此后,超市部分菜品脱销,他将自家储备的菜拿出来了一些,免费送给了急需者。

疫情下,何处发出的外卖或帮买帮送订单最多?

UU跑腿平台显现的是医院,同时,愿意接单者甚少。大年初八,有餐馆要将爱心餐送给医护人员,而且是接连数日的订单,张师傅坦言他也胆怯。但是,他细想后做足准备,最终选择冲过去。所以,此后数日每天赶赴医院五六趟。怕家人担心,他还未将此事告诉爱人。

“每天15个小时,电动车没电了,就推着回家。”张师傅说,他属于那个城市,他做了他该做的。下月,他将切换回厨师身份,但他觉得这份经历将永远刻在心里。

“快递姐”与孩子分开已一个月可曾为疫情下的“冒失担当”后悔?

疫情期间京东快递姐送货不停歇

“冲完澡、泡上面,打开手机与丈夫、女儿视频聊会儿天。”这是谢雪丽在过往一个月每晚回家都会做的事。

而这,源于她做了两个“冒失”的决定。

谢雪丽是京东物流郑州英协营业部一名快递员,入行两年半。送快递本就是粗重力气活,女从业者更是少数。

春节期间,谢雪丽需值守至年根儿,所以在春节前,丈夫将两个女儿先送回了开封市杞县的老家。待腊月二十八,丈夫返回郑州要接她回去的时候,她做的第一个“冒失”决定是春节留岗。她说,她怕返回老家后因疫情被“封”在家里,无法准时返岗,所以她要留在郑州。

但谢雪丽低估了疫情形势。其一,快递订单量骤增1倍;其二,疫情持续时间超预期。站上仅剩站长和她两人,唯一餐食是方便面,但好在他们有了口罩。然而,超额的工作量,只能让他们的单人派送区域扩大、再扩大。

大年初四,谢雪丽可以轮休了,这也是她春节期间能回老家的最后机会,但她却守岗到了初六。这是她做的第二个“冒失”决定。谢雪丽说,丈夫是做装修的,疫情在短期内很难结束,丈夫在短期内也很难有生意,她需要把家里的收入撑住。

当一个城市突然静下来,独自奔波在路上会害怕,这是谢雪丽的心里话。更何况,一旦发生疫情感染,她没有任何应对方案,只能靠运气,一人硬撑着。

“与其在家害怕,还是返岗吧。”这是谢雪丽选择的安心方式。而她发现,春节订单大多是米面粮油,这让她想到订单背后急需这些必需品的一个个家庭。

与两个女儿分开一个月,谢雪丽可曾后悔?谢雪丽只是笑,却未正面回答。她说,她所能做的,就是再三叮嘱丈夫和孩子老实待在老家,每天默念三遍“不出门”,直至疫情结束再回到郑州团聚。

她是疫情期间郑州“最刚跑妹”带俩娃还不误接单配送

UU跑妹张师傅疫情期间接送医院订单途中

“谁说女子不如男”,这句话用在UU跑妹张师傅身上一点儿都不为过。

1992年出生的张师傅,是个标准的90后。她现在不仅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同时还是一个已有4年跑腿经验的“跑妹”。受疫情影响,同城配送业务繁忙,UU跑腿平台上的即时配送订单骤增。因此,张师傅今年没有回老家,选择留守郑州。

“春节前后看到关于疫情的新闻,根据平时的跑腿经验,我感觉平台上的订单需求肯定会增多。用户如果找不到人接单,一定会很着急。”果不其然,留守郑州的张师傅,每天都能接到大量的跑腿订单,其中不乏代买口罩、消毒液的订单,以及帮用户去火车站或者高铁站退票的办事订单。

“很多用户因疫情,取消了出行计划,许多用户宅家防疫不便出门,于是把身份证和车票给我们,让我们帮忙退票。”对张师傅来说,除了代买口罩、消毒液,退票订单也是以前很少遇到的帮忙订单。

此外,疫情期间,发自医院的配送订单也空前多了起来。“每次去医院送单,医务人员都非常热情,很多医生和护士见到我接单都非常激动,好多次都要给我倒热水表示感谢。”张师傅说,医务人员在一线抗疫很辛苦,他们的防护服、口罩和护目镜一穿戴就是一整天,能帮上他们的忙,自己心里也很踏实。由此,她也被其他跑男称为“最刚跑妹”。

因为跑腿每天接触到不同的人,该做的防护一点儿也不能少。“出门戴口罩、随身携带消毒液、‘无接触配送’,这些工作要求早已深刻在心,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就算再忙,我也要首先保证自己的健康和安全。”张师傅称,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家人,才能服务好大众。

来源:大河财立方 编辑:张静

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最新新闻

      大河客户端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视频直播

        影音随行

      大河App
      APP下载
      大河客户端 知己一亿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