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瘫儿遭国外医院判死刑,却被河南医生神奇救回!故事感人

河南一医生认为脑瘫可治,扎自己做实验,救回国外医生判死刑患儿

河南商报记者 王苗苗/文 记者 刘鸿翔/图

如果不是朋友圈的一条文章,可能谁也不会知道,郑州大学第三附属医院(省妇幼保健院)儿童康复科创始人,68岁的万国兰会独自一人回到家乡,在没有鲜花、锣鼓,只有一条红领巾的情况下,给当地小学捐了15万元。

“说那干啥,我不喜欢被人知道。”万国兰,一个让患儿家属直夸人好心善的人,一个让徒弟直呼其“抠门”,但却几度哽咽的人,一个在全球首创“位点加穴位注射”治疗小儿脑瘫,改变数十万脑瘫患儿命运的人,当然,也是一个喜欢默默做事并有些执拗的人。

经历几次病痛后,如今的万国兰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可她仍然坚持每周坐诊3天,每天工作近8小时,“一天不看病就感觉少点啥,所以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身体健康,能多看几年病。”说话时的万国兰,双手合十,像是在许愿。

【日常】

68岁的她一周坐诊3天 每天工作近8小时接诊二三十名患儿

“给俺孩儿看看吧,你看他……”6月12日早上8点,68岁的万国兰刚换好衣服座下,一位年轻女子就抱着孩子夺门而入,“现在11个月大了,但不会坐,也不会爬。”

听完女子的描述,万国兰双手撑着桌子,缓缓地站了起来,“来,让我看看宝宝是怎么回事。”她让女子将孩子放在医用床上,而自己则拿起墙上挂着的一个摇铃铛,开始引逗孩子朝她爬,可是,孩子始终没有爬动的迹象。

接着,万国兰又开始测试孩子的蹲坐、站立和行走,而等这一系列接触诊断结束,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

“康复科跟其他科室不一样,每名患儿都需要进行这样的诊治,所以诊断一个病号大概需要二十来分钟。”该院儿童康复科护士江琳说,6月11日全天,万国兰接诊了20多名患儿,而6月12日截至上午12点,就已经接诊了23位患儿,“现在是一周坐诊3天,还都是全天,将近8个小时的班儿。”江琳有些心疼地嘟起了嘴。

“这有啥,以前我从早上8点工作到晚上9点,中午都不带休息的,不也没事么?不工作才容易生病呢。”万国兰打趣道。

【选择】

遭受非议和质疑仍坚持做实验 独自前行之路倍感孤独

万国兰为何如此受追捧?“其实也没啥,就是做了当医生该做的治病救人。”对自己的工作,万国兰如是说道。

1974年,24岁的万国兰从北京大学医疗系毕业了,并顺利进入现在的郑大三附院,从事小儿神经系统疾病的治疗和科研工作。

工作原因,让万国兰接触到不少因家有脑瘫儿而支离破碎的家庭。1991年,她做了一个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而这个决定,无疑也改变了数十万脑瘫儿的命运。

“我觉得脑瘫不是啥不治之症,针灸不行,那就将针灸和药物注射结合试试。”有了这个想法后,万国兰就开始买鸽子和小鸡做活体实验,“大半年时间,下了班就在家里做研究,整天扎针,我的手上都全是针眼。”说着,万国兰伸出拇指,虽然拇指上已不见当年的针眼,但扎针的后遗症却清晰可得,“左右手的拇指不一般大。”

身体的疼痛和实验的压力,相对于外界的冷嘲热讽和非议来说,算是小的。“那时候说啥话的人都有,说国外都认定脑瘫是不治之症,我非逞能给它治好。”原本还笑嘻嘻着给河南商报记者看手指的万国兰,突然垂头不语,泪珠顺着眼角流下。

河南一医生认为脑瘫可治,扎自己做实验,救回国外医生判死刑患儿

【付出】

救治数十万患儿范围涉及全球 请全科人吃饭多年后才大白于天

1992年,万国兰的“位点加穴位药物注射”方法开始用于临床,治疗小儿脑瘫、各种脑损伤、癫痫等疾病后,从全国各地来找她看病的人不计其数。

“中午从来不休息的,从早上一直坐诊到晚上,下班都晚上9点了。”郑大三附院儿童康复科副主任医师陈海说,为方便大家加班,2002年那几年,万国兰每天都给科室所有人定午饭。起初,陈海还暗暗自喜,甚至碰见熟人还吹捧自己单位福利好,可没想到数年后,与同事的一次闲聊才得知,那几年的午饭,全是万国兰自掏腰包买的。

“当时刚毕业,吃了老师几年免费午餐。”在陈海眼中,万国兰是他的恩人,“让我刚毕业的一个学生在郑州扎根,还混到了现在衣食无忧。”同时,也可谓是26年间,她救治的数十万神经系统疾病患儿的恩人。

“患儿几乎遍布全国,连美国、俄罗斯、加拿大的患儿也是在我们这儿看好了。”说到这里,脸上泪痕还未消的万国兰又笑了起来,要知道,她曾治愈了8例因重症脑炎导致的“植物人”,填补了国内小儿神经治疗领域的空白,还救回了被国外医生判死刑的患儿。

河南一医生认为脑瘫可治,扎自己做实验,救回国外医生判死刑患儿

【执念】

为患者捐款捐物不计其数 却唯独“讨厌”被人知晓

“她干医生这么多年,始终站在患者的角度看待问题。”翟红印说,当师傅万国兰觉得患儿能治好时,她就会让患儿住院治疗,若认为治疗没效果,她就会拒绝患儿住院,并直说实情。

“万老师对自己可节俭,但对患儿却可大方。”在该院儿童康复科主治医师郭智宽的印象中,近几年科室里不少患儿都得到过万国兰的资助,有一两百的,也有五百上千的。

在采访的不少万国兰同事口中,河南商报记者得知,在万国兰还在住院部坐诊时期,她不但时不时给患儿塞钱,查房时,看见患儿家属缺啥,她就会悄悄地将啥东西送过去,洗衣粉、肥皂、卫生纸、衣服等,她都送过。

也因此,时常走在大街上时,万国兰会遇到向她热情打招呼的陌生人。“都是她帮过的人,有一个还在我们医院旁边卖起了东西。”可翟红印知道,他的师傅有一个执念,“从来捐款捐物不让对外说,包括她这次给小学捐了15万,还有2007年荣获‘全国医德标兵’荣誉称号,就不给人说。”

【愿望】

希望自己身体能好好的 “这样就能再多看几年病了”

对捐钱捐物的事不愿多提,可对自己的“位点加穴位药物注射”方法,万国兰却乐于分享。“都是我师傅手把手教出来的,有时还会给你画出位点教你。”万国兰承认的徒弟人数不多,陈海算是其中一个。在他眼中,万国兰更喜欢称自己为师傅,“只有是她手把手教的,考核合格的人,才能说是她徒弟,不然她都不认。”陈海说,这也是坊间有人说万国兰为人有些怪的原因,“她很有原则。”

正是这份原则,以至于近30年间不断有医院高薪聘请她。“十几年前就有人给我年薪五六十万了,这几年也不断有人给年薪百万请我去,但我是在这儿创的技术,我得继续在咱河南工作。”此时的万国兰,说话时的语气异常有力。

很少有人知道,有人曾到医院当面高薪聘请万国兰,而这一席话被一位患儿家属听到,当几天后某位河南省卫生厅领导到医院调研时,这位家属竟跪在地上求该领导给万国兰加薪,别让他走。“领导问我走不走?我说不走。”万国兰笑了。

谈到有无愿望,万国兰说,自己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身体能健健康康的,“这样就能再多看几年病了。”



来源:河南商报 编辑:裴申申


评论(0)

发表于:

Copyright©2013 www.dahebao.cn
工信部备案号:豫ICP备09044494号-1 公安部备案号:41010502002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