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连环杀人案开审 嫌犯辩护律师:不会颠倒黑白

终于,“白银市连环杀人案”于7月18日迎来审判。


▲高承勇被抓现场 图据网络

18日上午九点,犯罪嫌疑人高承勇故意杀人、强奸、抢劫、侮辱尸体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将在白银市白银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不公开开庭审理。这一由公安部督办,历时近30年,牵涉11条人命的全国特大强奸杀人案,将进入审判阶段。

17日上午,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案件起诉和审查受理的基本情况,本案预计将审理两天半时间。高承勇的律师朱爱军介绍,高承勇的家人不会参加庭审。

“现在说什么也没用,等待法院的判决。”一位受害者家属告诉红星新闻。

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

18日开庭可能不会当庭宣判

预计将审理两天半时间

7月17日上午,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该院即将审理被告人高承勇故意杀人、强奸、抢劫、侮辱尸体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的情况,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判长赵永奇及审判合议庭成员出席发布会,红星新闻记者参加了本次发布会。

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通报了该案件起诉和审理受理的基本情况,以及受理后开展工作的情况。

据介绍,被告人高承勇涉嫌故意杀人案,由甘肃省白银市公安局侦破,被告人高承勇于2016年8月27日被白银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30日被白银市公安局逮捕。甘肃省白银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高承勇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侮辱尸体罪,向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收到起诉书和案卷、证据后,依照法规进行了程序性审查,并于今年5月2日受理了本案。

本案受理后,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组成由副院长、审判委员会委员赵永奇等为成员的合议庭,并通知白银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承担法律援助义务的律师担任其辩护人,甘肃仁泽律师事务所律师朱爱军担任高承勇的法律援助律师。发言人介绍,各位被害人的亲属均已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并委托了诉讼代理人。

经合议庭确定,本案将于7月18日上午9点在白银市白银区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不公开开庭审理。朱爱军告诉红星新闻,高承勇的家人不会参加庭审。

发布会现场进行了媒体提问。

提问一:高承勇去年8月26日就被刑事拘留,法院今年5月2日受理,并且7月18号才开庭审理,为何中间隔了这么长时间?

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法院”):高承勇这个案件时间跨度很长,作案的次数也很多,形成了大量的案件材料,合议庭成员需要足够时间查阅案件材料,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并商请公安机关等也对这个案件进行大量仔细的核查,所以这个案件占用的时间比较长。

提问二:本案会不会当庭宣判?

法院:有些案件从宣布开庭到最后宣判是一气呵成的,但是要按照案件具体情况来看。这个案子是社会影响重大、疑难复杂的案件,从高承勇第一次作案到最后侦破,历时28年,从程序上来说,涉及到大量的规范性文件。对于这样的案件,最后合议庭评议估计大概需要一天时间,而实际情况可能会更复杂,因此从目前来看,这个案件可能不会当庭宣判。

提问三:高承勇或面临的最低刑罚是什么?他会被判死刑吗?

法院:现在还只能从法律条文上进行解读,依据相关法律条文,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能确定有罪,现在这个案件的庭审还未开始,就谈不上会有何种刑罚。从法律条文上分析,高承勇被指控犯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侮辱尸体罪等四项罪名,依据我国刑法规定,前三种罪名最高法定刑都是死刑,侮辱尸体罪最高法定刑是三年有期徒刑。

提问四:这个案件大概会审理几天时间?

法院:估计是两天半左右,但实际审理需要的时间现在还不好说,因为明天庭审才开始,有些情况现在还无法估计。

记者也在现场提问。

记者:此前有媒体报道,高承勇曾向律师提出过捐赠自己器官的想法,这有没有可行性?

法院:在案件审理期间,高承勇从来没有对人民法院合议庭组成人员提出过他有这种愿望。

记者尝试联系受害人家属

往事再提仍然悲痛

“说什么也没用,等法院的判决吧”

如果“小白鞋”还在世,她今年应该52岁了,人生已走过大半。可是,29年前的那场凶杀案,让还是年轻漂亮的她,就永远地去了。

“小白鞋”是白银杀人案中的第一位受害者。

1988年5月26日,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某被害于白银区永丰街家中。29年过去了,如今一提到她,居住在附近的人们还是忍不住地惋惜。

“那个杀人恶魔!还没判呐?”近日,记者走访白银市永丰街小区,一问起“小白鞋”,街坊邻居连连叹息。当年“小白鞋”遇害的平房已被拆掉,原地建起了新楼,小区里种上了向日葵。


▲白银市永丰街小区,“小白鞋”遇害时的平房已被拆掉,建起了新房

记者联系上“小白鞋”的侄子白小迪(化名),姑姑遇害时他才一岁。谈起姑姑遇害一事,他说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等待法院的判决吧。”

案件即将审判,白小迪没有多聊,并希望家人能有安稳平静的生活,“老人伤心得很。”

永丰街小区往南,白银市供电局大院内,退休老职工都还记得当年令人悲痛的情形。1994年7月27日,白银供电局19岁女临时工石某在其单身宿舍遇害;1998年7月30日下午6时许,白银供电局职工曾某8岁的女儿苗苗在家中遇害,两处遇害地点相隔仅几百米。

如今,苗苗的父母还在供电局大院里工作生活,其父亲曾某负责管理退休干部方面的工作,他自己也即将退休。“他们后来又要了一个女儿,不想再提以前的事了。”一位退休职工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要是苗苗还在,今年也该27了。”


▲最后一案的发生地陶乐春宾馆,去年名字还在,今年已被取掉了

记者还尝试联系了多位受害者的家属,他们均表示不愿意多谈。

对话高承勇辩护律师朱爱军

辩护是为了防止错判

“我们不会把黑的说成白的”

记者联系到高承勇的法援律师朱爱军,据其透露,高承勇的情绪一直比较平静,自己辩护的方向主要是从证据入手,防止出现错判误判,“这也是对受害者及其家属负责。”

记者:为什么该案件不公开审理?

朱爱军:主要是涉及到性侵、侮辱尸体等敏感信息,该案中作案手段特别残忍,所以综合考虑,并且也是根据法律规定,进行不公开开庭审理。

记者:案件审理进度估计会如何?

朱爱军:现在预计是需要两到三天时间,也看具体情况,如果到时高承勇翻供,需要的时间可能更多一点,如果不翻供就会快一点。

记者:您最近见高承勇的次数多吗?他的态度及情绪怎么样?

朱爱军:去年九月是第一次见高承勇,最近开审前又见了很多次,因为每次需要核实一些细节和一些程序上的东西。快开庭阶段需要核实的东西越多,所以见得也越多。每次见面他的情绪都比较平静。

记者:除了高承勇,您还见过他的家人吗?

朱爱军:见过,他的家里人觉得挺对不起受害人家属,但是若要让他们赔偿,他们现在也没有这个能力,他们也没有办法面对。这次开庭审理,高承勇的家人不会参加。

记者:您会从哪些方面进行辩护?作为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您会不会感到有一些社会舆论压力?

朱爱军:这还是社会上的理解问题,因为从我们律师的角度来说,肯定是为了防止错抓错杀错判,有些人不一定能理解,可能会认为这么罪大恶极的人,你们律师还为他辩护?这实际也是为了防止像呼格吉勒图、聂树斌这类案子出现一些误判,主要是挑证据上的矛盾点和不足的地方,排除有没有其他可能性,这也是为受害者及其家属负责。

庭审主要是围绕证据审查,犯罪情节、手段、主观恶性这些都不会去谈,因为受害人没有任何过错,没有从情节和手段来讲的必要,主要就是从证据层面上来看是否充分,避免过了很多年之后又出现其他问题,作为辩护人我们主要是把这个关把好。

我们就是还原事实真相,辩护人也不会把黑的说成白的。



来源:红星新闻


评论(0)

发表于:

Copyright©2013 www.dahebao.cn
工信部备案号:豫ICP备09044494号-1 公安部备案号:41010502002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