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有趣的灵魂在哪里?从“野蛮生长”到“持证上岗”,郑州街头艺人浮出水面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张弋

□策划 体娱文创部  稿件统筹  刘惠杰 任华飞

“你也老大不小了,下了班多出去走走,别老窝家里当宅女”。

▲艺人们精彩的演出,引来观众阵阵掌声

来自老妈日复一日的唠叨,让刚加完班回到家里的小文颇感头大。为了努力挣钱,她和游戏逛街美食电影彻底说了再见,996的工作时长让她倍感疲惫,哪还有力气出去耍?再说市区除了酒吧KTV,也没啥娱乐项目了。“或许这就是社畜的命吧。”她叹了口气。

所谓“社畜”,是指一些被公司当作牲畜一样压榨的员工,每天在职场上战战兢兢,只是为了混口饭吃。日子久了,小文发现她的世界越来越小,兴趣和朋友也越来越少,偶尔与闺蜜相聚,竟不知哪里能够玩耍。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549.33km²的郑州中心城区,真的没有“社畜”的一席之地吗?一个人文城市,总会有几个放荡不羁的吟游诗人,或者些许自成风景的街头艺人,他们是包容开放的城市里“有趣的灵魂”。那么,郑州“有趣的灵魂”在哪里?近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对郑州街头艺人进行了实地探访。

除酒吧夜店KTV外,夜色郑州还有哪好玩?

出生于郑州的李明宇,自18岁去成都读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那里,至今已有12个年头。然而每逢节假日,他都会回来与朋友相聚,用他的话说,即便已经是半个成都人,但他还是想念这片生养他的故土和儿时的好友。

“郑州哪都好,就是夜生活太单调,似乎除了喝酒唱K外,就没别的事好做了,总不能几个大老爷们一起压马路吧?”李明宇告诉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比起人流涌动的夜郑州,成都更像是一座有烟火气的城市,每逢月明风清,美食、酒馆、街头艺人都是成都夜色中最亮的星点。流行音乐与民谣就像麻将一样,融入了每个成都人的生活中。

▲街头艺人表演证

日前,李明宇因事返郑,路过花园路正弘城时,意外听到一曲歌声传来,仿佛还有观众鼓掌的声音,这让他感到有些意外。“郑州也有在街头驻场歌手了?”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了解到,9月4日,郑州市政府经过层层筛选,给全市共计160位艺人颁发了《郑州街头艺术表演证》,从此,这些街头艺人将在正弘城、大卫城、百年德化风情购物公园、新田360广场、万象城、中原万达等29个固定表演点位凭表演证件演出。这意味着,无论您住在中原区还是金水区抑或是二七区,无需走远都能看到街头艺人进行路演。

柔美男音迷倒众人,这位“小周深”是什么来头?

“我爱你,是多么清楚多么坚固的信仰;我爱你,是多么温暖,多么勇敢的力量……”

▲有着郑州“小周深”之称的霖凯

9月10日晚,伴随着柔美的男音,一曲张信哲的《信仰》在正弘城响起,引发观众阵阵掌声,“再来一个”的呼声此起彼伏,观众的热情甚至让歌手霖凯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幸亏在一旁的老大哥黎骆及时帮他“解围”,才让有点紧张的霖凯慢慢放松下来。面对观众,霖凯说,这是他的第一次路演,有点紧张。

黎骆告诉记者,霖凯目前还是在校学生,学的就是音乐。“也是一次偶然机会,我发现霖凯的唱歌功底十分深厚,于是邀请他作为街头艺人进行路演。”黎骆说,他是郑州第一批街头歌手,早在2017年底,他就在大上海城进行路演,做了很长时间。

“其实现在有很多新晋艺人,歌唱水平都很不错,他们需要的就是一套好的设备和其他便利。”黎骆告诉记者,街头歌手使用的设备,看似不多,一套下来也得几万元,像霖凯这样的在校学生是很难负担起的,如果帮他们一把,他们也许会有更好的发展。而且郑州不似北上广成都那样有着浓厚的音乐氛围,也流失了很多音乐人才,所以他也希望能尽自己一份力培养一些新人。

四川小伙在郑州街头路演险被城管撵走,咋回事?

没有证能不能在郑州街头进行艺术表演?面对这个问题,四川小伙陈柏希感触颇深。

▲四川小伙陈柏希

陈柏希出生在四川,但一口标准的郑州话让人完全听不出他是四川人,据他介绍,他从小便跟随家人来到郑州,目前工作是发型师。至于为什么来当街头艺人,他给出的理由是,“喜欢音乐,热爱,都是自学的。”

为了圆自己的音乐梦,陈柏希说服了家人,花了5000多元买了个音响,正式走上了街头艺人之路。“开始父母还挺不理解,5000多块买啥不好?后来有一天父母偷偷跟随我来看表演,这才放宽心。”

陈柏希说,起初他是没有郑州街头艺术表演证的,算是无证路演。有一天晚上9点多,他正在唱歌,几位城管就过来不让他在这里路演,理由是影响附近居民休息,没证不让唱。“当时有很多观众替我说话,他们说,这才几点?附近都是商圈,打扰谁休息了?郑州就不能有一点文化活力吗?”

陈柏希给记者展示了他的《郑州街头艺术表演证》,除郑州市委宣传部和郑州市精神文明建设指导委员会公章外,还有郑州市公安局和郑州市城管局的公章。“怎么说呢,除了感动感谢四个字,真的没法用语言表达。”陈柏希感慨道。

街头艺人靠什么生存,能养活自己吗?

记者发现,几乎每位艺人的音响前都摆有微信收款二维码,时不时有观众现场扫码给艺人“打赏”。一位大妈在记者身后小声嘀咕,“这不就是以前卖唱的吗?”

谈及“卖唱的”,黎骆显得很是无奈,“确实,在我刚出道的时候,郑州可以说是还没有街头艺人,那时人们如果看到街头有人唱歌,都会觉得歌手是卖唱的,其实这是一种很不尊重的说法。”

▲街头“蒙面”艺人 黎骆

在李明宇看来,给喜爱的歌手“打赏”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他说,现在直播很火,无论是跳舞主播还是游戏主播,都是在线表演的一种形式,主播的收入除了平台签约工资外,大头来源还是观众送出的礼物。街头艺人,只不过是把线上直播转移到了线下,艺人付出劳动,观众喜欢,“打赏”也能给艺人带来动力,这是一种良性循环。

“但是路演是很难养活自己的,绝大部分街头艺人都是靠情怀支撑。”黎骆坦言,他在郑州路演圈内也算挺有名了,这么几年干下来其实都是贴钱。

黎骆说,在街头艺术发达的地区,例如洛阳、西安、成都、上海,街头文化已经不是为了生存,有很多专业的酒吧驻场歌手更喜欢走出来表演,不为别的,就是喜欢路演的氛围和环境。

当采访临近结束时,陈柏希告诉记者,有一天他唱了一首王力宏的《需要人陪》,没想到回家就收到一条微信好友申请。这位加他的老哥说他曾是北漂,这首《需要人陪》让他回忆起了当年的故事,并给陈柏希发了个红包,希望他能收下,表示鼓励。“我没有点接收。”陈柏希说,“我唱的不专业,只要能感染到听歌的你,就很知足了。”

来源:大河客户端 编辑:李艳

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最新新闻

      大河客户端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视频直播

        影音随行

      大河App
      APP下载
      大河客户端 知己一亿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