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20年后抽老师耳光当事人被抓!学校:要求严惩

  20年前被老师看不起被欺负,

  20年后再打回去?

  33岁男子常某就是这么干的。

  他将初中老师拦在路上扇耳光,

  还发视频上网炫耀

  12月20日中午,

  肇事男子常某在杭州东站被抓获

  

  12月19日,一则“男子20年后拦住老师回报耳光”的视频在网上持续发酵。网传视频及所配字幕显示,事发河南省洛阳市栾川县,毕业于栾川县实验中学的男子常某,将车停在路边,待当年的老师骑电动车经过时将其拦住,让同伴在车旁持手机拍摄,然后自己一边扇老师嘴巴一边骂——

  “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咋削我你还记得不记得?知道不知道?过去十几年了!”

  “以前你咋当的老师?”

  被打后,老师没有还手,仅是嘴里喏喏地说“对不起”。

  16日晚,疑似打人男子常某在网上“解释”殴打老师的原因。称其今年33岁,打老师时既没喝酒也没失去理智,只因20年前13岁(1998年)在栾川县实验中学读书时,因家里没钱没权,被该老师任意欺负践踏尊严,多次把他踩在脚底下连踹十几脚并踹头,对他的心灵造成了一辈子的伤害。

  同时,一份《对常尧殴打侮辱我校教师的举报控告书》在网上曝光。这份盖有栾川县实验中学公章的控告书称,被打老师名叫张清林。打人男子名叫常尧。

  被打之后,张老师脸部指印几天不退。“自此以后,每想起此事,张老师都感觉不寒而栗。……生怕稍有不慎将会再有第二个常尧出现……”

  事件发生

  被殴打谩骂约20多分钟

  据控告书提供的信息显示,张清林老师被打得具体时间是2018年7月底。而网上疯传的短视频的时间是12月15日。

  控告书称,据张清林老师回忆,事发当天下午四点多,他骑着电动车从石庙赶回县城。路过雷湾村变电站附近时,路边停着一辆绿色越野车,旁边站着两个年轻人,其中一个向前拦住张老师。

  在证实是张清林老师后,此人对着张老师的脸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的打,从右边打到左边,边打边骂。

  封面新闻记者注意到,这段描述与网上短视频基本吻合。

  控告书还称,男子将张老师逼到路边后,把电动车踏翻在路边的庄稼地里,继续对张老师拳打脚踢、殴打谩骂约20多分钟。后在几位围观老者劝阻下,打人者才开车离开。

  这段经过网上视频没有显示。

  据张老师回忆,殴打者名叫常尧,系十几年前教过的一个学生。

  控告书称,挨打之后,因为性格内向,并顾忌对方是自己的学生,觉得被自己学生殴打不光彩,张清林老师选择了忍气吞声。直至网上视频曝光出来。

  学校态度

  打人者缺乏起码道德

  据控告书称,这件事对张清林老师身体、心灵造成严重伤害。被打之后,脸上肿起老高,指印几天不退,身上多处淤青,浑身疼痛达20多天。更严重的是,自此以后,每想起此事,张清林老师都感觉不寒而栗,并严重影响教学工作,生怕稍有不慎将会再有第二个常尧出现。

  特别是“当看到被打视频之后,张老师的反应,让我们能够感到那种发自内心的绝望。”

  对此事件的发生,作为任职学校——栾川实验中学对此事件,在控告书中作出了表态。

  栾川实验中学认为,这一事件性质极其恶劣。常尧缺乏起码道德观念。强烈要求公安机关依法查清事实,严惩肇事者,追究其法律责任,承担人身及精神损害补偿,并删除打人视频,公开赔礼道歉。

  警方回应

  已经立案结果及时公布

  12月19日凌晨0:06,针对此事件,栾川县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回应称,

  图源@平安栾川

  “网络上传播的教师张某某被常某殴打的视频,我局已经接到张某某书面报案。”目前,栾川县公安局已经立案,调查结果将及时公布。”

  最新进展

  据浙江之声最新消息,12月20日中午,肇事男子常某买票准备回家,被杭州东站派出所民警布控抓获。

  此事经媒体报道后,

  一些网友留言为打人者叫好。

  19日澎湃新闻发表评论指出:

  希望点赞者别再助长暴力。

  20年后拦路扇老师耳光

  点赞者别再助长暴力了

  “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咋削我你还记得不记得?”一段“毕业后,他用耳光报答当年的老师”的视频在网上热传。昨天,栾川县官方证实了此事,目前警方已立案。

  33岁的常某称打老师时没喝酒,也没失去理智,只因20年前,13岁的自己在栾川县实验中学读书时,因家里没钱没权,被该老师任意欺负践踏尊严,多次把他踩在脚底下连踹十几脚并踹头,对他的心灵造成了一辈子的伤害。

  这样“解释”,一部分网友表示不能接受,认为必须严肃依法惩处,但也有很多网友觉得,如果事实属实,虽然打人在理性上有欠考虑,但从情感上可以理解,甚至有人表示支持,“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打得好”。

  老师打学生、践踏学生尊严,当然有错。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人会逐渐心智成熟,多数人选择遗忘,或在心里与老师达成和解。人们愿意善意地将体罚行为解释为“对自己好”——这或许也是多数老师的初衷。也有人坚信,现在的成功,离不开当年老师的严格管教。很少有人会如常某这般“20年前被欺负,20年后再打回去”。

  这固然说明了老师体罚对学生造成的伤害之深、之久,但另一方面也说明,更大的问题还在常某自己。

  一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不应出现这种行为。暴打老师,只能算是低劣的泄愤。正确的“君子报仇”应该是,通过自身奋斗,成为更好的自己。真要维权,也应该是通过教育主管部门、校方,或者大方地去找老师,让老师明白当年行为对自己造成的伤害,要求赔礼道歉。再不济,还有网络曝光,只要事实属实,自会赢得热心网友支持,以舆论倒逼老师表态。不是说这些办法一定有效,而是说对于成年人来说,总会找到一个比拳脚相加更值得尝试的办法。

  一个法治社会,也不允许这样的暴力行为。常某固然要为自身的极端行为承担责任,那些在网上动辄高调点赞呐喊的人,也应该反思自己的言语。其实,在生活中,这些人很少会效仿常某,因为他们清楚做了出格的事要承担什么后果。但他们在网上无节制地挑拨、鼓动,不利于社会公共话题的理性探讨,也加剧了崇尚暴力的氛围,不能不察。

  在师生关系、教师惩戒权成为社会热门话题的当下,对于常某这样疑似曾经的“体罚受害者”,也应当引起关注。值得学校与社会尝试的是,建立一个合法合规又易操作的维权路径,让他们能合理维权,这不仅是为了保护教师,也是为了保护这些当事人,预防恶性事件发生。

  封面新闻记者 梁波、综合凤凰新闻、澎湃新闻、浙江之声

来源:商丘公安法制 编辑:凡闻

参与讨论

最新评论

    最新新闻

      大河客户端

      • 最新最热

        行业资讯

      • 订阅栏目

        效率阅读

      • 视频直播

        影音随行

      大河App
      APP下载
      大河客户端 知己一亿人
      返回顶部